大发直播

                                                          大发直播

                                                          来源:大发直播
                                                          发稿时间:2020-06-01 13:12:11

                                                          谭主也跟不少专家聊了聊,他们都觉得“串联”可能性不大,关键原因还在于香港本身的优势地位。

                                                          2019年,美国还通过了一个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相较于之前的“人权报告”,法案内容丰富了一些,提出制裁官员个人的相关规定。结果时至今日,老调重弹。

                                                          作为背靠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港交所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9年12月31日为止,香港2449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约为38万亿港元,其中来自内地民营企业的市值占比为73.3%。

                                                          2019年,香港暴乱的几个主要煽动者都曾被发现与美国情报官员有接触。国家安全立法的消息,正在让煽暴者们紧张。

                                                          翟东升跟谭主分析道:“美国部分政客在乎的美方在港利益,现在未必只是商人的利益,很可能是美国的情报系统。”

                                                          制裁官员更是同样情况,没有细则,内容模糊。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翟东升告诉谭主,从此次的制裁方式可以看出,对于香港问题,美方几乎无牌可打。

                                                          谭主注意到,对于美国可能到来的制裁,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香港已经做好预判,不管美国在独立关税地位、敏感技术进口还是联系汇率等任何方面作出打击,香港都已经做好“充足应对准备”。

                                                          具体而言就是继续在进口配额和原产地证书等贸易相关事项上把香港作为一块区别于中英的单独关税区来对待;给予香港贸易最惠地位;允许美元与港元自由兑换等等。这意味着相比内地,香港对美贸易可以获得关税等优惠,港币在与美元兑换上几乎没有任何限制。

                                                          威胁“制裁”中国的卢比奥,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始作俑者,刚刚升任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主席;

                                                          ANTIFA是上世纪80年代诞生于欧洲的反法西斯泛极左翼运动总称,在欧美各国均有分布,组织松散。它没有领导人,没有清晰的角色定义或组织架构,不过美国某些州的ANTIFA组织会举行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