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28

                                                                        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5-31 11:09:37

                                                                        签署行政令也没用,特朗普和推特之间的纷争陷入僵局。然而特朗普决定“另辟蹊径”,将自己推文被处理一事扯上中国,声称推特对民主党和中国“毫无作为”,却独独针对共和党和身为总统的自己。

                                                                        当地时间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街头,46岁的非洲裔司机乔治.弗洛伊德因被无端怀疑购物时使用了一张20美元假钞,遭德雷克.肖万等4名警察暴力对待,最终不治身亡。

                                                                        无视威胁和报复行为,连续两次处理特朗普违规推文,这一“头铁”举动背后之人正是推特CEO多尔西。一名知情人士29日告诉《纽约时报》,针对是否给特朗普推特加标签,推特公司高管进行了一场深夜辩论,多尔西最终“拍板”下决定。

                                                                        在休斯敦,抗议人群当地时间29日从市中心高呼口号,一路行进至市政厅前,要求“结束警察暴行”。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统计,仅在当地时间29日晚到30日,美国有33座城市爆发示威活动,涉及22个州及华盛顿特区。

                                                                        人是有记忆的高级动物。目睹此情此景,不免让人联想到曾几何时,当香港街头爆发骚乱、动荡时,个别美国政要令人瞩目的言论。如民主党籍众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去年6月就曾盛赞香港示威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是“争取民主和法治的非暴力示威”,并将香港街头的激进分子称作“勇士”。

                                                                        连续两条推文被推特“整治”,签署行政令也不好使,身为一国总统的特朗普这下恼羞成怒了。他开始“耍无赖”,将自己推文被处理一事扯上中国,声称推特对民主党和中国“毫无作为”,却独独针对共和党和身为总统的自己。

                                                                        当地时间30日,纽约市的示威活动进入第三天。当天在纽约布鲁克林、曼哈顿、布朗克斯和皇后区等多地爆发示威活动,要求定罪虐待乔治·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

                                                                        但法律相关学者向《纽约时报》表示,特朗普和其盟友把事实搞反了,他才是那个试图压制与自己观点冲突的言论的人,而不是推特。哥伦比亚大学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执行主任贾米尔·贾弗(Jameel Jaffer)表示:“从根本上讲,这场争论关乎推特是否有权反对、批评和回应总统。但很明显,总统和他的顾问们似乎不这么认为,这真是令人震惊。”

                                                                        如今似曾相识的一幕在美国各地街头重演,且规模、“烈度”有过之无不及。不知目睹这一切的佩洛西等政要,会否也将这些激进暴力行为视作“争取民主和法治的非暴力示威”,将带头打砸烧抢的激进分子称作“勇士”?是否也会饱蘸激情地讴歌这一道道出现在本土和身边的“美丽风景线”?

                                                                        总统的副幕僚长丹·斯加维诺(Dan Scavino)同样为特朗普抱不平,他指责道:“推特每天24小时不停歇地瞄准美国总统,他们应该把的注意力转向抗议组织者,他们每天都在这个平台上策划、策划和交流他们的下一步行动。”